ARCHINA專訪SED新西林總經理黃劍鋒、顧問小林竑一|景觀改變生活,設計體現價值

點擊收藏 [ 建立屬于你自己的在線項目數據庫,帶你一起進入知識管理時代 ]

時間:  2010年12月20日

地點:  SED新西林深圳總部

受訪人:黃劍鋒     總經理、設計總監

              小林竑一   顧問

記者:連曉靜,樊維佳




SED新西林深圳總部總經理、設計總監  黃劍鋒



SED新西林深圳總部顧問  小林竑一
 

新西林是一家以景觀設計為業務切入點的公司,總經理黃劍鋒告訴我們,現在公司的業務把舊城改造等相關內容也作為一個重點的業務模塊兒。12月的深圳,依然是一片陽光燦爛的好天氣,我們在新西林明亮的陽光會議室里,開始了今天的訪問。

《建筑中國周刊》:新西林是如何定位自己的角色的?

黃劍鋒:
新西林最為人熟知的業務類型當然是景觀,除了景觀,新西林目前已經進入居住區環境景觀規劃及設計、舊城改造、城市公共空間規劃、旅游區規劃等業務領域。我們的業務能夠有這樣大跨度的發展,得益于現在的景觀已經遠遠超越了原本的概念。現在的景觀設計師要有建筑設計師的功底,還要懂得水系、交通等全面的規劃知識,我常常開玩笑說,景觀設計師就像是一個保姆,在所有的項目參與方中,景觀設計師是最早進入項目的,最后一個退出項目的,一定得全程跟下來。目前中國的城市快進程迅速,景觀設計師要面對的不光是技術上的挑戰,更是來自于知識、腦力、體能等多方面的挑戰。

新西林一直堅持景觀改變生活的理念。我認為,首先,景觀使得生活品質提升,接下來,景觀將會改變居住者生活行為。對于房產項目來言,業主對居住品質的要求,實際上是在尋求一種生活方式的體驗。建筑的外部空間是有價值取向的,為什么業主他喜歡這個風格呢?風格事實上就是一種簡化,一種愿望,一種感官體驗,應該說,風格是無處不在的。景觀就是聯系起開發、設計以及業主之間的紐帶。新西林的定位也就在于此。

《建筑中國周刊》:新西林的企業文化是什么樣的呢?

黃劍鋒:
新西林一直要求員工要嚴謹,實現高效的執行,在設計思維的基調中,充分發揮探索精神。設計師是一個辛苦的職業,因為設計就是在發掘生活的印記,沒有生活的閱歷是很難有好的設計的。因此公司在這個方面也特別重視,每年都會專門組織員工到國內著名的景點如鳳凰、鼓浪嶼等地進行考察,在有必要的時候也送一些業務骨干去到國外比如歐洲、日本和東南亞國家去體驗和考察。一方面放松了身心,另一方面,也給這些年輕設計師補上了一節中國建筑實踐的大課。

我一直主張,走出來,要有針對性的看,要看那些不抓緊機會就再也看不到的美好的事物。比如到了鳳凰就要看村莊,這些村莊沒人知道還能在現代化的浪潮下留存多少年。中國太多美好的事物都已經消失了,麗江古鎮20年前純樸的風情現在早就找不到了。

可能和別的公司不同的是,在新西林,我們一般不太強調宏觀的企業愿景。愿景,不是一個你想得到就能得到的東西。就像那句一個模糊的目標好過一個精細的錯誤,新西林一直都堅持著自己的發展方向,就是在景觀相關方面做到中國最好,在每個項目中都實現自我價值。這就是新西林一直追求的目標。

《建筑中國周刊》:那新西林在品牌推廣上有什么心得么?

黃劍鋒:
目前新西林已經成立了專門的品牌推廣部門。設計是一個容易分散的行業,我們在推廣中努力通過品牌把我們品牌的特質匯聚起來。網絡推廣、雜志推廣以及展會推廣我們都在進行,我們的對外宣傳材料堅持 實景說話,除非是沒建好,否則不會用效果圖。這讓我們在業內有很好的口碑,我們的客戶有很大比重是因為口碑找到我們的。國內效果圖畫的好的公司很多,但對景觀設計深入了解的公司,我敢說并不是很多。設計是一個要從二維變換為三維的過程,好的設計一定要經得起實際的考驗。我在這里并不是否定圖紙的重要性,圖紙很重要,但是設計的生命周期絕不應該止于圖紙階段。

《建筑中國周刊》:在進行舊城改造項目的時候,您是如何理解以古做新的?

黃劍鋒:
首先我覺得要糾正一個概念。舊城改造是中國目前普遍存在的一個現象,但是需要被改造的,并不一定都是古,也可能是一種城市更新的結果,是城市正常的新陳代謝。比如深圳的華強北改造項目,就是因為由于城市的發展,華強北需要從一個廠區轉變成一個商業區。在這種項目的處理上,我們更多的考慮了延續性和區域潛在的價值,通過新元素的加入,活化地區元素,讓建筑物的內在價值和它的社會價值保持一致。

所以,我覺得所謂的以古做新要體現的是傳統和現在的關系,用現代元素表達傳統精神。比如深圳的第五園項目,可能建筑本身與古無關,但是感覺上確確實實充滿古意。
以古做今的另一種形式是兩者共存。古老的建筑和現代建筑在一起相安無事,和平共處,像是東京的六本木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小林竑一:其實我覺得所謂新和舊沒有一個絕對的概念。我在美國工作生活了很長時間,美國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國家,只有200多年的歷史,應該是非常年輕的;但是戰后日本的發展只有50多年的歷史,這是不是更應該是一種新呢?更多的時候,新、舊之間是一種相互借鑒的關系,比如中國和日本的廟宇建筑之間,就有不少相互借鑒的例子。

《建筑中國周刊》:目前的城市建筑越來越有高層化的趨勢,您覺得景觀設計該如何在高層建筑中更好的發揮呢?

黃劍鋒:
任何一個區域都不是一天建成的,都是無數城市居民在漫長的歷史過程中自發的選擇而成的結果。這就是趨勢。目前的城市形式密集化一定是趨勢,這一類型的建筑的景觀設計可以更多的強調建筑物下的景觀來強調建筑物的功能和形象。景觀設計應該更多的考慮如何和周圍的內容相呼應,和高層群之前形成和諧的氣質,梳理各個高層之間的關系。高層景觀的表現會復雜化,除了廣場、公交樞紐等設計點外,高層建筑本身形成的多層景觀也是這集的重點,比如屋頂甚至空中,都可以有景觀設計一展身手的地方。

《建筑中國周刊》:您如何看待過去十年的中國建筑設計行業?對未來的十年有什么預期?

黃劍鋒:
我想過去的十年我們都是目擊者,中國的城市建設和社會發展互為推動,我們看到了巨大的成就,但是也有不少遺憾。如果我們現在回頭去看的話,那么我覺得我們留給國人的建筑價值不足。這是注重經濟實力的十年,建設決策程序導致了一定的遺憾。我想未來十年的話,我們一定要思考城市環境給市民帶來了多少的價值。

小林竑一:過去的中國建筑設計十年是量的黃金十年,但不是質的黃金十年。在未來的十年,多重視項目建造地的特點,讓人的生活更美好,從建筑設計教育角度入手,加強設計師的職業程度,讓設計師從現在的只專注于設計,成長為能夠把控結構、風格的專業設計師。
 



新西林總經理黃劍鋒(右一)、顧問小林竑一(右二)與建筑中國網CEO吳磊(左一)合影
 


 

  相關推薦



評論


請 [登錄] 后評論

資 訊 概 況
  • 手機掃碼分享
   |   滬ICP備09047808號-12    |     滬公網安備 31011002000571號   |     工商亮照
天天看片高清观看_在线天天看片视频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