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NA專訪FLA梵瑞國際執行董事設計總監朱兵|集約化發展和可持續發展是城市發展的必經之路

點擊收藏 [ 建立屬于你自己的在線項目數據庫,帶你一起進入知識管理時代 ]

媒體:《建筑中國周刊》,ARCHINA建筑中國網

時間:2012年6月26日

受訪人:朱兵   FLA梵瑞國際執行董事、設計總監

記者:顧茹彬

\


FLA  梵瑞國際的設計總監朱兵,在20多年的職業建筑師生涯里,面對浮躁的中國建筑設計行業,始終保持著一顆平常心,孜孜不倦地堅持學習、滿懷熱情地創作,以自己的實踐來領悟和洞悉著不同城市的建筑靈魂。近日,我們的專題欄目恰趕上不久前剛剛結束歐洲考察之行的他。對于“城市建筑文化”這個主題,朱兵無疑是行業中最有發言權的建筑師之一。

《建筑中國周刊》:一個時代一種建筑,您如何看待和總結這個時代的建筑文化特色?


朱兵:這個命題非常大,很難用“總結”這兩個字。從我個人理解的角度來看,改革開放至今三十多年里,中國已經涌現出了一批出色的建筑師,在對傳統建筑文化的傳承和西方文化的吸收方面也已經達到了一定的高度。

十多年前,在中國還是一提到“傳承”就想到大屋頂,于是杭州火車站搞了個大坡頂,北京西站像個大城墻。而中國的房地產項目很多是抄一些歐洲古典的符號,有很強的崇洋文化現象。后來就有一些西方的建筑師紛紛到中國來淘金。我們姑且不論這些西方建筑師的作品是否好壞,但他們在建筑創新方面所做的努力的確強烈震撼了國人的視野,也迫使中國的建筑師在傳承和創新方面進行更深刻的思考。

最近這些年我們有不少好的作品問世,比如說剛獲得普利茲克獎的王澍,在運用傳統建筑材料并創造出詩意的建筑空間方面,可以說為當代建筑如何繼承傳統文化做了很好的闡述。一些建筑師在形式、空間、光線和材料的組織方面獨具匠心,做出了很多優秀的作品,例如大舍在嘉定做的幼兒園。

從大規模的房地產項目看,萬科、綠城等開發商已經逐漸重視起建筑文化的表達和創新,萬科第五園應該算是一個成功的例子。但是,大量膚淺的產品還是充斥著我們的周圍,這有待于整個國民素質的提高。曾經有個報道,青島批準了某個標志性建筑方案,造型和法國的德方斯巨門很像,很明顯低劣的抄襲。可見政府在這方面的觀念也比較膚淺。所以說我們這個時代在建筑文化的傳承和創新方面已經有一些好的成果,但整體環境在這方面還是很不夠的,需要我們不斷地努力。

《建筑中國周刊》:為了歷史文化傳承,老的建筑要保留;為了經濟增長需求,新的建筑要蓋起。但用地只有這么多,我們要如何才能權衡好這之間的矛盾?

朱兵:應該說在大多數的城市里,純粹為了歷史傳承而需要保留的建筑其實并不多,不會對城市用地造成很大影響。現在很多問題是被拆除或即將拆除老建筑本身也是相對新的建筑,很多才蓋了不到十年。因為房地產地皮價格的上漲,于是敲掉重新建成一個更高容積率的建筑。我在外地看見過一個高校,政府在城郊劃了三千畝把它從城里搬過去。因為土地置換出來搞房地產,政府收益會更高,但很多還很新的教學樓就拆掉了。類似的事情在國內很多城市都在上演。開發商要掙錢,政府要城市建設,在市場經濟的運作下,于是大規模的破壞舊建筑,破壞原有的城市肌理,然后打造一個個新城。

客觀地說,中國這些年的經濟保持高速增長和中國房地產的快速發展還是密不可分的。但這是一種嚴重不可持續的城市發展,而且是建立在了對傳統的無視的基礎上。新的大道建成了,兩邊是光彩照人的摩天大樓。但是我們的傳統生活空間正在消失,很多社會形態和結構遭到破壞,新的社會結構尚未建立完備。所以說現在很多年輕人和老人有些迷茫,找不到自己在城市中的安全感和在社會中的定位,這個和我們過快的城市發展很有關系。

《建筑中國周刊》:前面談的是用地矛盾,另外一種矛盾在于設計機構。現在往往一些重要建筑都是由相對不了解中國文化的外資事務所主導,國內機構負責施工,您怎么看待這種搭配?


朱兵:這個是一個過程。客觀的說,中國建筑師的整體水平和西方發達國家的建筑師還是有一定的距離的。因此,有一些重要建筑出現了由外資事務所主導的局面,我覺得是正常現象。國外的設計市場相對成熟,創意能力強于國內,所以合理采用優秀設計方案會提高國內的建筑水準。國內的機構也有一個配合中學習的過程,有利于自生的成長和發展。而且即使在發達國家,國外建筑師通過國際競賽或其他方式獲得項目也是很多的。密特朗還專門請美國的華人建筑師貝聿銘改造盧浮宮呢。

實際上我們的一些優秀建筑師最近幾年也開始在本土外嶄露頭角。如馬巖松就通過國際競標拿到了加拿大的夢露大廈項目。而朱锫接到古根海姆基金會的邀請參加阿布扎比古根海姆藝術館的設計。所以說現在出現一些國外事務所主導項目的設計我認為很正常,而且對國內很多建筑師來說也的確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只要我們進步了,我們一樣可以把好的作品帶到國外去。

《建筑中國周刊》:您認為我國哪座城市在傳承歷史這方面做得最好、最值得學習呢,您個人最喜愛哪座城市?

朱兵:國內的城市我去過很多,總的來說,我們國家城市以前對歷史傳承這方面做得不太好,和西方國家差距比較大。在西方很多國家,新建筑能夠很好地尊重傳統的城市肌理和周圍環境,而不是過分的張揚和沖突。這是個文化觀念問題,得逐步提升城市公民的素養,這里其實還包括我們政府在這方面的素質。

如果說相對做得比較好的城市,我覺得應該還是上海。城市的傳承不是把建筑原封不動,而是需要有新的生活方式去注入新的活力,否則就變成了不能使用的歷史文物了。這方面上海真的做得不錯,而且走在中國的前面。我們的新天地和八號橋都改造得很成功。外灘經過這么多年改造,最近又把亞洲第一灣給拆了,老碼頭做了改建,總的來說是一次比一次好。

《建筑中國周刊》:可否結合一個FLA的項目案例向大家介紹一下,FLA是如何將傳統融入現代建筑中的?


朱兵:我們最近有兩個項目,一個是在蘇南城市郊區的休閑會所,設計做成新中式的風格,比較強調中式庭院空間的意境。我們借用中國古代園林空間的對景和借景、藏與露等手法進行了仔細地分析和推敲,營造出寧靜雅致的休閑空間,希望體現中國文人骨子里的味道,讓傳統文化的韻味在現代建筑中再生。

另外一個是上海的舊廠區改造項目,甲方要求建成休閑美食文化廣場。我們提煉上海傳統的商業街道的城市肌理,加以整合。建筑以兩三層的為主,小體量曲折布置,形成一些曲折的步行商業街,就有點像老鎮的街巷,建筑形體也試圖體現傳統建筑的文化特點,包括外墻材質和某些建筑符號的運用。我們努力在文化傳承和建筑創新之間找到平衡點,讓新中有舊,舊中有新,讓傳統和舊的建筑煥發新的光彩,融入現代生活,使之更有生命力。

《建筑中國周刊》:彰顯城市個性與魅力是我們當下共同面臨的課題,可否請您大膽預測一下十年后我國的大城市會是什么樣的風貌?


朱兵:我們的大城市目前嚴重缺乏個性。我曾經參加過一次學術交流,一位規劃的教授把幾張城市照片投影,然后詢問大家哪張照片在哪個城市,大家費了很長時間也沒能確認出來。這說明我們中國的城市特色已經嚴重消失。所以你剛才說彰顯城市個性與魅力是我們當下共同面臨的課題,這的確非常對。很難預測十年后中國大城市會發展成什么樣子,但是現在不僅是學術界,政府也很關心城市特色,因為這也是提升城市競爭力的一個方面。

相信將來中國的城市會不斷挖掘自己的城市歷史和文化內涵,提升自己的城市魅力。另外,對中國來說,鑒于中國目前的人口密度和環境狀況,集約化發展和可持續發展是城市發展的必經之路,這方面大家都在努力探索。相信未來的中國城市會更舒適更生態,更富有城市的獨特魅力,就像上海世博會的主題一樣,“城市讓生活更美好”。

  相關推薦



評論


請 [登錄] 后評論

資 訊 概 況
  • 手機掃碼分享
   |   滬ICP備09047808號-12    |     滬公網安備 31011002000571號   |     工商亮照
天天看片高清观看_在线天天看片视频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