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中南·春風南岸 社區花園實踐

點擊收藏 [ 建立屬于你自己的在線項目數據庫,帶你一起進入知識管理時代 ]





在迅猛的城市化浪潮下,

我們以精神家園被侵蝕為代價享受都市便捷,

儼然成當下時代之殤。

可不可以有這樣一個地方,

它擁有幾乎所有記憶里的溫情,

能讓人們重返日常。

這便是“島”的構想初始。


















是理想國

是可以構建“山水城市”系統的基本單元體,

當一個個“島”形成,城市的綠鏈由此產生。

















激進的規劃道路的切割阻斷了原始的山水格局和土地形態特征,護坡和擋土墻之上的每一塊土地成為各自封閉的囚籠。而人,不過是其中螻蟻。

打破這一切的方式則是把擋土墻變成梯田,變成坡地與森林。以森林建構社區的門戶,以梯田和坡地消解垂直關系,并回溯貴州古老的土地生產脈絡。




最大限度的保留場地的地質特征,真實展現場所建造的過程和建筑“因何而來“,建筑以適度的姿態生長在場地里,和草木無異。

建筑就勢自然形成的遮蔽空間,亦成為有趣的自然,反映出“結構即空間”的特質。






漂浮的橋連接了城市與社區,是建筑的延續,亦成為城市的公共藝術。建筑的立面肌理同樣回應梯田的概念,促使其更好地與整個場所相融。










記憶里的童年都和樹有關。

當一個人從樹上下來時,意味著他的童年已經結束了。《樹上的男爵》主人公則終其一生在樹上建造著自己的王國。

棧橋的介入使得空間折疊和場景的路徑化。




空中棧橋的設計試圖以一種“庫斯圖里查式”的童年視角,對兒童施與關注,并重新喚起人們的好奇心。















即便是通過性空間,也依然可以有強烈的舞臺意識的植入。

因彈性空間的存在,畫面呈現的事物與情節,皆都不自主,也不自持。






此處的意圖,空間并非主角,而是布景。布景的意義在于對敘事關系的“承托”與“催化”。為更多故事在此發生提供了介質。











建造過程中,場地里原生的粗糲的巖石被保留下來,它壘成了花園與廣場的景觀邊界,把場地的前世今生訴諸所有社區的使用者。

基于此,時間被刻入,從而產生具有力量的紀念感。
















陽光下五彩的氣泡,包裹著甜蜜的氣息。

正像是整個社區花園一樣,她是一個巨大的甜蜜的容器,有著多重的可能性,是待你開啟的蜜糖罐頭。

路易康說:“如果只滿足功能下線,意味著將房子造成遮蔽所而已。”景觀亦如此。

家與家之外的這條路上,便捷顯然可以不是最重要的。設計的意圖在于促成一種可能性——沉迷于花園,而誤了時間。



























































  相關推薦



評論


請 [登錄] 后評論

項目概況
  • 手機掃碼分享
   |   滬ICP備09047808號-12   |     滬公網安備 31011002000571號   |     工商亮照
天天看片高清观看_在线天天看片视频免费观看